Team of Death

我一直都讨厌登山危险的那部分,而因为安全的关系能再次下山很棒… 但建立起伙伴关系 – 那我仍然相信是最巨大的壮举 – 及在同伴的陪伴下在危难中共享是另一回事。这是极度的努力,付出你所有的全部,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愉悦的感觉。- 艾德蒙‧希拉里

发表评论